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加入QQ群

天之文天文论坛

 找回密码
 用户注册——开始天之文生活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747|回复: 3

蔡绶綵:被湮没的广府天文学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5-21 18: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乔智立 于 2011-5-21 18:26 编辑

来源:信息时报
http://tech.ifeng.com/discovery/detail_2011_05/15/6398153_0.shtml


广州博物馆馆藏的清末民初望远镜。当年蔡绶綵等天文学家就以此观测天象。

清末民初,随着西方天文学、气象学、数学、物候学等近代自然科学传入我国,随着广州以学海堂为首的书院试行西式科学教育和天文实测,广东的自然科学技术逐渐走在了全国前列,一批广东本土的科学家应运而出。

其中,在天文历算方面,有一位学者,在学海堂学算十年,将西方的天体运行计算与中国传统的天文历学结合在一起,严密推算,刊行科普信息丰富、影响极广的月令体著作,并且如今家传不辍,四代以来都专研天文历算之学,在香港以至东南亚深有影响。他就是真步堂的创始人,蔡绶綵,号最白。他是把古老的河洛天文历学导向近代科学轨道的岭南第一人。


蔡绶綵像

他的故事与成就,近年来已鲜为人知。广州博物馆馆长程存洁近期对他进行研究之后,近日联系信息时报记者,给我们讲述了一个传奇故事。并称希望引起天文学界的注意,共同对广东近代天文学史进行进一步的研究。在他的讲述中,我们看到了岭南最早的“计算中心”,近代中国最早的通胜天文著作在这里产生。

“浑天仪”引出蔡氏伟迹偶然再发现

在广州博物馆珍藏着一件做工精细的“浑天仪”,高49.5厘米,直径36.8厘米,球体上用细细的线条和小圆圈阴刻着星座天象——不是现在人们熟悉的八十八星座图,而是古老的中国河洛天文图,可以看到勾陈、天市、贪狼等星或星群名称。比起现代人们熟悉的星图来,这座浑天仪上标出的星位可能比较少,但据广州博物馆馆长程存洁介绍说,它比同年代或年代稍早的星图标注得精细得多。

在球体之外,安设着铜制的子午圈、赤道圈、天顶圈、高弧圈和地平圈,每个铜圈上分刻着各自的度数,有的固定在底座上,有的跟随球体转动。有趣的是,时辰圈(赤道圈)明明使用的是24小时刻度,标注的名称却是中国的十二时辰,只是把每一个时辰分为二个刻度,如子时就分为“子初”、“子正”。这大概也是清末民初中西结合的时代烙印吧。

程存洁介绍说,这座浑天仪是1975年7月进入馆藏的。当时博物馆的工作人员们看到球体上面刻着“顺德蔡真步堂最白氏造”的字样,就去查阅资料,但是查找了很多典籍方志,也找不到“蔡最白”是何许人。虽然有这样的疑惑,但浑天仪本身断代无疑,制造又非常精美,所以就陈列在了展馆中。

大约在2006年或2007年,广州博物馆做了一个关于近代广东与西方文化交流影响的展览,这个浑天仪也在展品之中。有一个来自香港的游客看到这个浑天仪,指着球体上铭刻的“真步堂”字样告诉工作人员说:“这个堂号现在在香港还有,而且也是做天文历法的,这个浑天仪是不是跟他们有关系?”

这件事激起了程存洁的研究兴趣。2009年,他在旧书店偶然看到两本署名真步堂出品的《七政经纬历书》,分别是民国四年和民国十一年版的。“封面上印着‘顺德蔡绶綵最白氏著,馆在广州城高第街西约门牌五十五号’,几百元一本。当时我是想买来作为研究资料,不是为了收藏,所以就只买了民国十一年的这本,买回来仔细看过之后,觉得有必要把不同年份的也买来对照研究,再去找的时候,另一本民国四年的已经没有了,算是一个遗憾。”






民国十一年版《七政经纬历书》内页,可以看到套红印刷的该年星图。

原来,蔡绶綵创建真步堂专门从事天文历算工作之后,家中历代也都延续家学,其第三代蔡伯励先生(1922年出生)影响最大,不但在天文历算方面继承和发扬先祖成就,而且他在堪舆学方面的成就在香港乃至东南亚地区都影响深远。

不过,“真步堂”现在只从事天文历法的推算工作,具体的历书出版交于“永经堂”出版发行,书名后来也改成了《永经堂通胜历书》,难怪广州博物馆之前难以查询到有关“真步堂”的资料呢。
 楼主| 发表于 2011-5-21 18:21 | 显示全部楼层
“老黄历”蕴含民国天文学最高科技成果


程存洁收藏的民国十一年版《七政经纬历书》。


蔡氏后人收存的清光绪二十七年版《七政经纬历书》,距离创刊也有十年了。

程存洁从胶袋中取出品相完好的这本《七政经纬历书》,翻开给我看:“这一本不算他最早的版本,从他的自序里面看,初次出版不迟于光绪十七年,即1891年。这本书初看起来好像就是一本‘老黄历’,但其实它和当时的所有通书都不一样。为什么呢?首先是它的计算方法,结合了传统的河洛历学和西方的天文历算。

当时传统的天文历学是‘惟求黄道经纬’,而蔡最白这本书则‘参以黄赤大距及诸北极出地高度以斜弧三角驭之’,也就是说,把西方天文学、数学的计算方法融合进了中国古典天文学。时代给他们创造了这样的机会。”所以,从学术性上说,这一系列的《七政经纬历书》是当时领先全国天文学界的。

不仅历算的方式先进,而且计算的结果也格外准确。前年蔡伯励先生的孙子回到顺德老家,程存洁与他就蔡绶綵学术成就进行交流,获知当时为了得到最精密的计算结果,蔡家在顺德创建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天文学“计算中心”。他们雇请了近百名优秀的算盘高手连续高速运算,将星象位置计算到小数点后16位的精确度,确保历书编制的正常延续。这大概是计算机出现之前岭南效率最高、功能最庞大的“计算中心”了。同时,蔡氏还每年购买西方各国最新的天文观测数据,同“计算中心”算出的数据互校,确保结果准确。

另一个重要的特点是,这本书根植广府,带有明显的岭南生活指导性。翻开手中这本民国十一年的《七政经纬历书》,可以看到那一年份的红印星图、二十四节气中每一天的《广东太阳出入时刻》、《广州太阳地平方位》、《黄道宿度录》等等内容,对每一年分的天文大事如星食、对冲、朔望、节气等都有计算。有了这本书,就可以方便快速地查出"某年冬至几时几刻几分广州府太阳的高度"等数据。

蔡绶綵在自序中说,历史上通行的历书都是京师刊行的,因为距离遥远,对于广东来说其实有不符合实际观测的偏差,于是,他“在学海堂专课算学有年,熟读《钦定历象考成》、《数理精蕴》、《考成后编》、《续编》、《协纪》、《辨方》诸书,推步选择,颇有心得,因发明用浑仪之法,将气朔弦望交食过宫及逐日七政四余经纬细心推步,均与宪本相符。”

蔡绶綵在这里提到的“浑仪”,后来在他所著的《弧角七政图算》一书中有专章介绍,详细介绍了“浑天仪”的制造和使用。他一生亲自制作的浑天仪一共仅有三个,如今传世的,可能就仅存广州博物馆馆藏的这一件了。


蔡绶綵亲制的浑天仪,如今仅存此件,由广州博物馆馆藏。

还有一点值得我们特别注意的是,这套通书实际上还担负了民智初开年代的科普启蒙工作。程存洁说,现在每个儿童都知道的天文知识,对于民国时候的老百姓来说还很新奇,还没有被广泛的接受,而这套通书立足的根本就是现代天文学,内容中既有向读者介绍“太阳比地球大”、“地球是圆的”、“地球围绕太阳转”等科学知识,也有收录《电报译码对照表》等先进实用的资料,还有辑录《孝经》读本、《千字文》等童蒙读物,并且介绍了民俗物候节令常识。由于通书的发行量非常大、与民众生活关系非常密切,在这种日复一日耐心解释中,就起到了启蒙与科普的作用。用最流行的载体进行科普宣传,这也许是我们可以得到的一个启发。
发表于 2011-5-21 18:46 | 显示全部楼层
向这位老前辈致敬
发表于 2014-12-23 14:50 | 显示全部楼层
近现代、古代的科学知识,我只是记住 几个名词。我觉得他和数学、物理、化学、地理等都有关系!!慢慢发现天文 吧!  身在广州搜集广州的天文历史和现状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天文科普网-天之文天文论坛-中国科学院优秀科普网站 ( 沪ICP备05005481号-2   点击这里加入此群

GMT+8, 2019-11-22 16:04 , Processed in 0.267535 second(s), 12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