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加入QQ群

天之文天文论坛

 找回密码
 用户注册——开始天之文生活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4063|回复: 22

从“民间科学家”到科学爱好者(转帖)

 关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6-8 20: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分享到:
——方舟子

      根据我的个人经验,“民间科学家”几乎可算是中国的一个特产。我在中国科大读本科时,就已“遭遇”过一个“民间科学家”,一名到处散发传单,号称证明了二、三十条重大科学定律为“佯谬”因此为世不容的工程师。看他那个“论文”单子,真要让每个学自然科学的人都倒吸一口冷气,觉得科学大厦整个崩溃了:“万有引力定律之佯谬”、“光速不变原理之佯谬”、“能量守恒定律之佯谬”……当时的科大学生会还安排这位工程师做了个讲座,讲讲“万有引力定律之佯谬”,让理科学生们拿他当靶子。而要发现其错误,只要学过高中物理就够了:他发明的要取代万有引力定律的公式连量纲都不守恒,而他连量纲是什么意思都不懂。

      当时的“民间科学家”还只能到各个大学去散发传单,效率低下。而现在有了互联网,“民间科学家”们更有了用武之地了。在中国的互联网上,就活跃着一批“民间科学家”,而且还有点市场,让某些文科出身的网民、记者觉得他们真的是受科学界迫害的科学斗士。我打过交道的,有没有基本的现代进化论知识就宣布只有他完满地解释了人类进化的朱海军,也就是田松先生十年前遭遇过的那一位,其“论文”已发表在了重庆《科学》杂志上。还有一位是没有基本的遗传学知识就宣布作出了重大遗传学发现,宣传“不宜盲目禁止近亲结婚”、“用安乐死保护遗传质量”的老刘,其“论文”摘要据说也登在了云南一份学报上。中国的报刊最近也热衷于报道这些“民间科学家”的事迹,而且有的是带着欣赏的态度。比如,《南方周末》除了报道过“自称可获诺贝尔奖的‘地球抛月球说’”(《南方周末》2000年4月7日),还刊载过一位署名“李燕”的人捏造出来的四条“科学新说”,胡吹“同姓同病说”、“基因互渗说”、“爱滋病是一种宇宙病”、“‘种’的原则推翻了进化论”(《南方周末》2000年3月17日),《中国青年报》登载过“一位乡村医生对古地球的玄思”(《中国青年报》2000年3月8日),《天府早报》报道过“成都天才”奋战两天两夜破解歌德巴赫猜想(《天府早报》2000年3月24日)。

中国之所以盛产这类“民间科学家”,我觉得跟三方面的因素有关:
      1、中国历史上没有科学传统,只有技术传统,而技术问题有时候是靠经验积累和灵机一动就能解决的,让一些国人也觉得科学研究就这么简单。      
      2、中国历来就没有专业性的概念(甚至连英文的professional一词都没有完全对应的翻译),欣赏全才、通才,而不重视乃至鄙视专业人才。     
      3、大跃进、文革时对专家、学术权威的蔑视达到了顶峰,无限夸大人民群众的创造性,至今流毒不浅。
  
      在美国很少见到这种到处推销自己的重大科学发现的“民间科学家”(有的话大概要被当成疯子),也从没见过严肃的报刊报道过这些人的事迹。但美国有很多认真严肃的科学爱好者。他们并不口出狂言要跟科学界对抗,都非常尊重真正的科学家。科学团体也用各种方式鼓励科学家与这些科学爱好者交流、合作,做为科普工作的一部分。在科学家的指导下,科学爱好者有时也能做出科学发现,主要在四个领域:

      一、初等数学的问题。初等数学还有一些小问题有待发现和解决,数学家们不屑于去干这种事,而要解决这些问题也不需要有太高深的数学训练,主要靠的是严密的推理能力,这就为科学爱好者留下了空间了。

      二、博物学的观察。博物学是一门介于专业和业余之间的学科,除了专业训练外,更注重耐心细致的观察能力,在专家的指导下,业余爱好者也能参与研究。比如美国有一整套的鸟类观察项目,由专家指导业余爱好者如何观察、记录鸟类的活动,收集来的数据再供专家分析、研究。

      三、发现小行星、彗星。这个需要长期用望远镜观察天空。著名的黑尔-波普彗星(Hale Bopp)就是在1995年7月23日同一天由两位美国天文爱好者Alan Hale和 Thomas Bopp独立发现的(Alan Hale得过天文学博士学位,但自己单干,Thomas Bopp则是纯粹的业余爱好者)。

      四、发现新物种、新化石。这需要到处采集、勘探。

      后两者实际上是一码事,都是因为样本数量太多,专家们忙不过来,科学爱好者可以发挥其作用。而且也不需要太高深的知识,主要一靠勤奋,二靠运气。当然是否真是新东西,最后还是要由专家鉴定。

      与“民间科学家”不同,业余科学家只是把参与科学研究本身当做一种享受,满足于能够有所发现,并不妄想一鸣惊人,更不会有被迫害妄想,把自己当成了怀才不遇的大天才。“民间科学家”一不具有严密的思维能力,二不愿苦干,只不过灵机一动想到一个歪理就推销个十几年,是根本不可能做出什么科学发现的。如果不想虚度一生的话,应该老老实实干好本职工作,或者从事一些专业性不强、主要依赖天赋的事业。

(原载《中华读书报》2000年5月31日)

[ 本帖最后由 核武器 于 2009-6-8 12:58 编辑 ]
发表于 2016-6-12 20: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坛一如既往的不欢迎各类民科和科狂。科学是严肃的,在没有金刚钻之前,别妄图揽科学这个瓷器活。因为这样除了发出点噪音扰人清雅以外没有任何意义。用不着打着爱国和宣扬中国传统文化的旗号来宣扬所谓自己的独到见解。真要是有价值的东西,完全经的起同行的评议和时间的考验,根本不惧怕任何个人乃至团体的严肃批评。自即日起,各类个人理论请直接往严肃的学术期刊投稿,本坛一律不做保留。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5-23 18:26 | 显示全部楼层
科学只是人类客观的理解事物的一种方法,从人类能进行抽象思维以来,创造力是人类社会发展所依赖的每个人具有的本能天赋,否定“民科”的人有一种奇怪的逻辑,研究科学问题就必须进入“科学共同体”,在“科学共同体”之外从事研究工作就没有价值。按此逻辑,不是专业体育运动队的运动员,你就不要从事体育运动,体育事业只需少数具备争夺冠军资格的运动员就够了,其余的人致力于体育运动都没有价值。但请记住,冠军正是从无数或专业、或业余的运动员中产生的,如果我国没有广泛的体育运动社会基础,只有极少数人从事体育事业,能出那么多世界冠军吗?一个国家如果只有极少数人在“科学共同体”内进行科学研究工作,而大多数人都被排斥在“科学共同体”之外,甚至连试图推翻某个“著名科学理论”的权利也被剥夺的话,那这个国家的科学事业能够兴旺发达吗?与西方发达国家相比,我们的科学宣传太少了,已经远远不能满足人民日益扩大的学习科学知识的迫切需求。无奈的现实是,媒体宣传生活类的内容铺天盖地,科学类的内容凤毛麟角。许多媒体对自然科学内容不感兴趣,而对风花雪月、街谈巷议等话题趋之若骛,埋头科学研究的人无人知晓,“歌星”、“影星”家喻户晓!一个没有开阔视野的民族不是伟大的民族,如果国人都是不思进取,鼠目寸光,只关注汽车毫宅,不关心宇宙自然的市井庸人,如何建设创新型国家呢?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25 15:57 发送自本楼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民科有朝一曰,出一位科学创新人,那么科学那些人又如何看呢?不要把话说死了,以免成为历史过人!
来自: 微社区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6-8 20:56 | 显示全部楼层
诊断“民间科学家”
——高水皮

     “民间科学家”的胡讲蛮缠,已经成为中文网上论坛的一种景观。他们契而不舍地张贴奇谈怪论,“我是流氓我怕谁”,在有的“民间科学家”口中已成了“我有时间我怕谁?”受他们骚扰不过后仔细想想,觉得这也不过是常见的心理疾患,只是带上了时代色彩:这是一个崇尚科学的时代,所以他们的症状以讨论“科学”问题的方式显现出来;这是一个网络的时代,通过网络他们让更多的人看见了这种心理疾患。
  
     “民间科学家”的心理疾患大致两端:一是偏执狂,一是“暴露”狂。
  
      还不能说“民间科学家”完全无知,对所谈论的领域,他们也有一定的了解,有的甚至了解得不能算少。只是由于这种了解不系统不扎实,他们往往抓住一个不是问题的问题或是无法完成的问题在那里迷不知返。不幸的是,当有人向他们指出这一点,他们却偏执地不予接受,被驳斥得无法咸鱼翻身时,他们面不改色地顾左右而言他。

  这里说的“暴露”,不是指“民间科学家”在大庭广众之下显露了不该显露的器官,而是说他们不厌其烦地在公众面前展示他们荒谬的思想,也不怕丢人。无论人们如何讽刺挖苦嗤之以鼻,他们全然不顾。他们要以此出名,不管是坏名还是怪名,硬是香臭不论,有名就行。如果说偏执和体质秉性有关的话,那么“暴露”则有着现实的功利打算。俗话说,利令智昏,急切的出名心理和偏执的体质秉性相结合,愈发奇怪的事请也就出来了。你给他讲道理他听不进去,你不和他讲了他却声称驳倒了你,并“升华”出这一事件的“科学哲学意义”。“民间科学家”声称,他们的东西只要一发表,就是其正确及已被人们接受的标志。可对已经被全世界公认的经典理论,如果和他们的怪论相抵触,他们就不认。为自己的谬论辩解时,“民间科学家”一副真理在握,不惮做人民公敌的样子。但对个别教授对自己的赏识(也不知是纪实还是杜撰),“民间科学家”却又如获至宝,满世界张扬。那么科学院的院士来指出他们的谬误,“民间科学家”们会听吗?不会的,但这正是他们要的。他们会说,科学院的院士原来经不住他们一驳。这样的事目前还没有发生,“民间科学家”们一定觉得遗憾。当他们在辩论时“无意”地透露,某大学的教授发来过邮件,今晚到硕士生导师甚至硕士生家去喝了酒,“民间科学家”的可笑及虚弱就暴露无遗了。
  
      心理医学认为,生活中的每个人,或多或少总会有点心理疾患,重要的是只有正视它,才能克服它。“民间科学家”要总是这么偏执地听不进别人的意见,自我感觉良好地发展下去,会进一步损害自己的身心健康的。
发表于 2009-6-8 22:14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民科”的一些民众和“民科”一样也需要反省。
科学是来不得半点虚假的。
有些科普文章写的浅显易懂,抛弃了严谨的数学。这样却给了很多人错觉,以为理论就是空想出来的。
发表于 2009-6-8 22:14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有感触,不知能否给予诊断一下我发明的宇宙测量尺是否“民间”,我近期正在量天博客(http://blog.people.com.cn/blog/u/zhzhjjjj中进行量天演示,我自己看到测量的结果还是蛮准的,因此才申请了专利。衷心期盼给予指导,谢谢。
发表于 2009-6-9 16:55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暂时算半个“标准民科”……暴露性有了,偏执性由于没任何你正而八经讨论所以还未显露
发表于 2009-6-9 17:20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标榜科学是真理的同时,自己也会陷进科学的迷茫。在标榜自己就是真理的同时,自己也会迷失方向。过份偏执,无论相信科学,还是相信自己,都不是什么好事。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09-6-9 22:5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看这个民科:http://bbs.astron.ac.cn/thread-58540-1-1.html,太阳认识的空白。
发表于 2009-6-10 06:1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5楼 的帖子

有想法由不能“暴露”,那请指教如何正确的“暴露”。打个比喻吧,我们在雾中开车,把握方向盘的司机按照他的判定他肯定是正确的,所以他才一直往前开,旁边的乘员眼力好,他可见前面有障碍物,在这种情况下,这位乘员该怎么办,他应该如何提醒司机。

[ 本帖最后由 zhzhjjjj 于 2009-6-10 06:37 编辑 ]
发表于 2009-6-10 11:4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张嘴就认为自己是“那个乘员”,无论想什么先认为自己“眼力好”,这是最典型的民科表现。

而真正的问题是,作为民科,他会明明看到了“今日浓雾,高速封闭”的警示,还偏偏要闯进去。
发表于 2009-6-10 18:4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9楼 的帖子

我想请教一下,你在雾里看过花吗?你能说明雾里看花的情景吗?
发表于 2009-6-12 15:2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种是想总是企图想消灭另一种思想,想建立一个理论,你必须想法消灭这一领域里的不同理论,这是你死我活的斗争。
发表于 2009-6-12 15:41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zhzhjjjj 于 2009-6-10 10:42 发表
我想请教一下,你在雾里看过花吗?你能说明雾里看花的情景吗?



这个不必请教,我会在雾里看花,不会在雾里上高速。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天文科普网-天之文天文论坛-中国科学院优秀科普网站 ( 沪ICP备05005481号-2   点击这里加入此群

GMT+8, 2019-11-23 04:06 , Processed in 0.307297 second(s), 14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